人生不要有遗憾。

世人笑我傻,笑我疯,笑我癫。我笑世人看不透,为何看不破?人生在世几十年,为何不开心,做人应当开开心,回报给自己。让自己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。人生本就是一场大笑话.就看你如何笑。各位,加油吧!你快乐,也就是我快乐。山不转,人转,山水有相逢。这就是人生。何不快快乐乐过每一天。人生只是一张单程票,没得好回头!过去的只是一场梦,梦醒时分之后,也只好~勇往直前.不强人所难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道不同不相谋!~~~大家加油!Sim Heng in de house!!!change and move forward.人生不过如此~一笑而过~欢喜就好!


雞雖有翼,不及鳥飛。 蜈蚣百足,不及蛇行......



2009年10月12日星期一

不信任不等于罢免,翁诗杰不必下台

转载来之当今大马~12-10-09。作者: MRR.
我想说,现在很多人都不能真正的看清真正的问题所在。他们要不然人云亦云,要不然有其议程。我觉得无论在道义上或党意,翁诗杰都没有辞职的理由。

想解决问题,我们就得回归问题的原点,就是特大第一道问题的“题目”。我们必须针对及弄清楚为什么是“不信任动议”,而不是依照党章现有的“罢免动议”?而,“不信任”与“罢免动议“又有没有分别呢?只有了解其分别我们才能知道正确答案。

罢 免动议与不信任动议根本就是不一样。如果两者是一样,那么当初菜派就没有理由放弃党章现有的“罢免动议”而设计所谓“不信任动议”。那么究竟两者有什么不 同?所谓的罢免,意义非常明显,也非常简单而直接,就是要对方下台。而党章里要求是2/3才能罢免总会长。而党员代表投票时所想的,所投的也只有两种,赞 成总会长下台或继续留任(姑且别说废票)。

但,与罢免动议不同,所谓的“不信任动议”,其题目本身就没有直接针对及“要总会长下台“的意 思。而投反对票的固然是信任(信任当然可以直接诠释为要他留任),但投赞成票的却不可以直接说成要总会长下台。这不是狡辩,这可是事实,当我们明明有现成 及毫无争议“罢免“动议弃而不用,反而另设“不信任动议”时,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说两者是一样,又有什么理由说不信任等于罢免?结论是,这所谓的不信任动议 的真正名字是“非罢免性质的不信任动议”。

州议会里,没有所谓的罢免动议,只有不信任动议,所以,在州议会里,不信任=罢免。而当初蔡放 弃党章里明文规定及毫无争议的罢免动议而取巧的设计“不信任”动议时,动议本身已经清楚表明不信任不等同于罢免。这是没有所谓什么灰色地带。而投选“非罢 免性质的不信任动议”的可以是“不信任及要罢免翁”,也可以是“不信任但却不想罢免翁”。

那些“劝告”翁,要他在所谓“道义”上考虑辞 职。令人觉得好奇的是,什么是道义?如果今天翁以51%逃过(少过2/3)党章里的罢免动议,那么,我们可以在“道义”上要求他考虑辞职(当然,是考虑, 不是一定)。我们完全不能否认确实有很多人,他们不爽翁但却又不想他下台。当初蔡放弃罢免动议,反而取巧的设计“非罢免性质的不信任”题目时,不管其目的 是否要诱使那些“不信任(不爽)但却不想罢免翁”的代表投选,既然他们当初放弃“罢免动议“,现在就不能单方面的强调“非罢免性质不信任动议”等同于“罢 免动议”,进而要求翁对这不是罢免动议的动议来个道义辞职。这行为才是故意混淆及混水摸鱼。

当取巧似地“非罢免的不信任”动议本身涵盖了 “不信任及要罢免翁”及“不信任但却不想罢免翁(只向给他一个教训或警告)”时,那些要翁在所谓道义上辞职的人,不但对翁不公平不道义,对那些投不信任票 的人也是不公平,不道义。因为这些代表们投的可是不信任票,不是罢免票。这是无可辩驳的。

话说回头,当国阵的头头或马华内的领袖突然变得 很“正义”的谈起道义,说什么尊重党意暗示翁辞职时。令人纳闷的是,他们竟然觉得国阵在霹雳州的执政是很“道义”。为什么他们不对纳吉说,霹雳国阵的执政 是不道义的。而纳吉在强调尊重党意要求别人辞职时,是否更应该其个榜样,身体力行,尊重名义的解散霹雳州议会?反正308民意是霹雳人民毫无疑问及很明确 的拒绝了国阵。相反的,翁面对的,只不过是一个“非罢免性质的不信任动议”。

现在,很多人在施压翁,要求他因为不能通过所谓的“不信任动议”而辞职。他们说“道义上”翁需要辞职,也有人说,翁必须尊重党意。

10 条评论:

沈兴 说...

道义放两旁~道 信用 义 信用放中间,没信用,那还说什么道义?有信用的人就会有道义。言而无信,还说什么道义?

cindy 说...

沈老大,

赞赞赞!你真不赖!看来很多博友都不舍得离开你的家了----高招!言犹在耳,你就跨前了几个大步。。。你是怎么做到的?
好听的歌,我很喜欢呢:《爱你无条件》、《我问天》(我会唱这首红歌,每个歌星抢着唱呢!)、《跟往事干杯》。。。《新不了情》(我家千金的favorite)《没有钱你会爱我吗》(我的中五男生的最爱,你一句我一句的)。。。alamak,老翁的事不理他啦,听歌唱歌才过瘾。。。有没有机会听你唱?(听说可以录了放上youtube,然后download进你的blog?)

你吃了摇头丸,一直摇,咬断了头可怎么办?

那个PUSH,又不给push,是什么来的?我很乖,你叫我不push我就不push咯!

看来要bangalow才能容纳这么多“好料”,我要赶紧储钱了建bangalow才行。。。

cindy 说...

沈老大,

屋顶的颜色好像跟屋身的青色不搭,你看呢?

沈兴 说...

Cindy,
昨早,弄了一早上,每次是拿到了code,不知要放在那里,试了又试,之前到昨天有好几十回了,昨天,受不了,开了金口,打个电话给华山论剑绍华兄,问一下,哈哈哈~原来就是这么的易,真是易过吃饭。没骗你,真得很易,包你一学就会,我会,你不会,没可能。我说你会,你就会,我说你不会,你就是不会。哈哈哈~欺人之道,还给你。哈哈哈。。。。

我的屋顶很难找哦!早上找了很多个,不是太小,就是太大。只有这个可以用,就用它先,要不,就把家换会白色。没办法中的办法。先遮遮雨先,不然,打雷下雨,就变成落滩鸡咯。怪可怜的。没理由,叫我拿把伞在自家门外站,欣赏我的新家。搞不好,被雷打死,那我不就这么的完了。我可没那么的伟大。站在门外淋雨,不被人当疯子,都会被人当成傻子吧~对吗?哈哈哈。欢迎你们到我家。

香槟人生 说...

作者的重点是翁被设计了。当初蔡交提案时誓言眈眈说不信任不等同罢免,“只是要传达不满总会长领导方式的信息”,煽动
代表投赞同票,总会长可以不必辞职等云云。我相信的确有很多代表是只想表达他们的不满,但又不致于要换总会长的。

特大过后他们又反口说总会长道义上需辞职云云。反反复复狡猾得很。

我知道翁的确有说过若被投不信任票会辞职,说过的话要算数。但是这次我总觉得蔡的战术很狡猾也不君子。1年前他为什么不直接竞选总会长呢?搞那么多是非。

沈兴 说...

香槟人生,你好.
是的.你解的好.我顶你的意见.政治本就是如此.政治人物的话,可相信一巴,都会要了老命.现在,只可以说,翁诗杰,自己把话说绝了,把自己的后路给堵了.
我在这篇博贴~蔡细历,是时候放手了~也是有提到跟你的意见相同的想法.有空的话,来我家做客.谢谢你的捧场.

eddieliow 说...

沈老大,‘道义放两旁,把利字摆中间’会不会比较好一点呢?

沈兴 说...

Eddie兄,
现在利字对他根本是不吉利,后面现在有几把很利很利的日本刀,在试图而动,等砍下它的人头。好让他们可以做大。没了信用,你叫那些小的如何写个服字给他,一言既出,马儿跑去吃草,那就只好等帮帮马会蒲草地好了。驷马难追呀!再怎么快马加鞭,都没用呀!

香槟人生 说...

不必跟没有道义的人说道义。就好像跟不讲理的人讲理一样浪费时间。人家蔡先生之前说会尊重特大结果,但不到一天又说票数没到2/3,不算罢免他的署理位子,他正咨询律师的意见!马华的游戏规则是没有规则,不必认真..认真的人只会被人笑傻子。

沈兴 说...

香槟人生,
是的。一个党都理不好,如何来代表全马来西亚的华人,真是天大的笑话。马华,根本是一盆散沙,如何来代表全马的华人。